而西方艺术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基本同步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19-03-14 02:36

  这话怎么说呢?就好比:国内对于艺术收藏很大部分还停留在古玩字画的收藏上,

  其实中国的书法、水墨画、青铜器、壁画等等都能称为艺术,但是因为国人对文人士族的推崇导致大家认为文人玩的东西才叫艺术,把敦煌的壁画甚至贬为工匠作品。

  因为艺术市场的落后以及不健全的培养体系,直接导致国内大部分的当代艺术家难以持续创作出高质量的作品。

  而西方艺术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基本同步,人们对待艺术的意识会随着整个社会的大环境不断地提高。

  西方和中国绘画的路程在早期是相似的,虽然画的是现实,但是却不那么写实,西方从宗教画后,然后文艺复兴开始,越来越注重画的本身,而中国有了文人画之后,便更不写实,从此分道扬镳。

  当西方脱离写实时,中国早就不注重写实了,那这时就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意识,我比你先不写实,那我就是先驱,你是借鉴我的。

  尽管我们底蕴很丰富,但是也经不起时间的折腾,而西方艺术则在理论方面不断深入,并在深入过程中不停出现新的艺术流派。

  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国内艺术家开始努力打破传统的大众艺术观念,逐渐延伸出属于自己的艺术流派。

  早在《BranD》杂志第20期报道的中国80后新兴艺术家王濛莎就是其中的一位典型的代表人物。

  西方的游学经历让她对传统绘画有了全新的理解,这也是继承与创新的结果,作品《醉花间》被永久陈列收藏于剑桥大学。

  她参与的展览包括个展2018年“新东方主义”、2017年“悬浮”等。2011年获得《芭莎艺术》「年度世界100 件年度至爱杰作」,2018年获得“艺术8”提名艺术家。

  王濛莎出生于中国江苏无锡,大学毕业后曾在英国,澳洲留学,在国外的学习经历不仅开拓了她的视野,活跃了她的创作思维,也更使她坚定确立了自己的艺术方向。

  王濛莎的作品第一次出现在《BranD》杂志是在第20期的封面和开篇里。她用水墨颜料画花、画鸟、画人,更是将她于求学中所得之感画到了花中鸟中。

  水墨画在中国历史悠久,被称为国画,主要是借助毛笔、宣纸和墨水表现意象和意境的绘画形式,不拘泥于物体外表的肖似,而更注重抒发创作者的主观意趣,强调“以形写神”。

  王濛莎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做出新的尝试,其中她著名的《玩花》系列里,那汉服长衫、苏州园林,还有梦幻而温柔的故事让人难以忘怀。

  在外求学过程中,西洋古典音乐给予了她另一种感悟,最终同一张宣纸上展示了中西文化的和谐融合。

  Q:您的作品元素繁多、颜色丰富,却带点小女儿情态,天真的同时带点社会性,感觉您和平常的人们有不一样的世界,可以这样说吗?

  A:童稚与天真并非儿童的专利,是人性中纯洁至高的品性。在我这里并不冲突,我的视觉游离在童稚与成人之间。

  保持童稚与天真的画家像西方的巴勃罗?毕加索、亨利?马蒂斯、亨利?卢梭、巴尔蒂斯、让?杜布菲、中国的齐白石、黄宾虹、关良等。苏东坡有句名言"天真烂漫是吾师"。

  谈到卢梭,西方史学家将其归类为“形而上学派”或谓“稚拙派”。有那么一批卢梭这样的“稚拙派”画家,天真烂漫,他们用儿童般的视角看世界,表现人类的梦境,希望找回人类那些珍贵却渐行渐远的天性。

  Q:您曾经在采访中说过好的艺术家应当是雌雄同体的,那么您怎么评价现阶段的自己?

  A:生物学上的?雄同体与艺术上的雌雄同体是两回事,早在弗洛伊德的心理学中便有所论述。科学不等于艺术。在艺术中阳刚之气与阴柔性格常常互相交织,彼此不分。

  艺术家在创作时,其精神跨度追求绝对自由。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与田园交响曲,一刚强一阴柔。威廉?德?库宁的油画横涂竖抹,刷出心中的块垒,但后期作品却轻快舒情。

  中国画中所谓“含刚健与婀娜”,“雌雄共存”式的艺术家是一常态。立体主义画派的创始人毕加索曾与朋友开玩笑说勃拉克是他的“夫人”。

  如果说毕加索的画大刀阔斧,用笔雄强,勃拉克则偏于理性严谨,细腻清秀。同样是男性气质,精神上却是不同的。对我而言细腻清秀与雄强挥洒共存,都是我内心故有的情怀。

  在《BranD》看来以美院为代表的各种教育机构,因为思维上的局限性很大程度抑制了当代艺术的发展,中国当代艺术想要往前走,最重要的是要找准自己的定位。

  结合五千年的历史底蕴不断创新,完善艺术教育体系,再利用好当下高速发展的新兴媒体,一定可以为更多的艺术家创作出一个更好的创作氛围。

  以上部分采访及作品以收录在《BranD》新刊 No.42,想要了解王濛莎全部采访内容请购买翻阅。